访谈

主页 | 中国 | 媒体网络 2013年最后一天 北大教授贺卫方关闭新浪微博 2014-01-01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2013年的最后一天,贺卫方突然宣布关闭微博

(网页照)    中国知名法律学者、北大教授贺卫方2013年最后一天发文表示,他将关闭在“新浪网”的个人微博,并批评当局压制言论以及左翼人士对他的谩骂攻击

有评论认为,这是自由派学者对当局控制网络言论的无声抗议

被视为中国自由派学者代表人物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在新年当天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关闭新浪微博与他所关注的一些学者先后在网络中消失,以及左翼人士的谩骂攻击有关: “有好多我比较欣赏的学者的微博,在过去的一年都消失了

再加上微博上讨论的层次越来越低,肮脏、暴力的语言越来越多,看到骂人的话心里感到很不愉快

我自己看不到一个左翼的人,能够讲道理提出不同的看法、做一个真正有价值的讨论,这是最让人不高兴的事情

” 贺卫方教授在12月31日下午2点40分左右,发布《祝新年》博文,表达对关注他微博网友的感谢

文章说:“三年里,你们给了我很多鼓励,从评论中我也学到不少新知

但过去一年,眼看一个又一个我熟悉的博主从这里消失,心中不免怅然

于我,是将本微博告一段落的时刻了

再见!” 《零八宪章》联署者之一贺卫方在2013年最后一天宣布关闭新浪微博,显示中国当局收紧舆论管控后,目前在网络平台上探讨社会政治议题的公共知识分子正日趋减少

贺卫方教授通过电话向本台记者表示,他坚持认为,中国最高法院去年九月有关整治网络“谣言”适用《刑法》的司法解释缺乏法律依据,是当局压制公民言论自由的最明显举动: “我觉得最高法院的司法解释,其实是特别伤害了言论自由的空间

因为用一个次数统计,去说这个言论要不要发表,在法律上是站不住脚的

这样的司法解释在我看来,也不是最高法院主动作出来的

我想还是更大、更高的层次,他们对言论自由压制的一个结果

” 在贺卫方宣布关闭新浪微博的前一天,中国《新金融观察报》发表了题为《他的思考不沉默 – 对话著名法学家贺卫方》的专访

在专访中记者认为,贺卫方是一位“敢于直面中国司法现状、不愿躲在书斋里不闻天下事只读圣贤书的学者

” 贺卫方因长期在学术领域推动民主进步,其姓名曾一度成为“敏感词”而被中国互联网屏蔽

作为《零八宪章》联署者之一,贺卫方去年10月4日在香港中文大学公开发表《中国宪政之路》的长篇演讲,强调中国大陆民众的价值观念已经改变,最终能够影响体制,并认为在他“有生之年能够看到宪政民主的中国”

旅美中国作家余杰指出,中国网络平台“微博”近年信息屏蔽、删贴封号的问题始终没有任何改善,中国公共知识分子寻找其他更为开放的途径表达思想,也是对当局压制言论的抗议: “微博特别是‘新浪微博’,我觉得跟传统纸媒体的监控程度越来越趋同,上面的言论自由度越来越窄、受到的监控也越来越严厉

所以,我在离开中国前,就使用‘推特’和‘脸书’

尽管在国内能够翻墙出来(的人)与使用新浪微博的人相比可能是百分之一、千分之一或万分之一,但我宁愿选择在一个完全有自由的空间和渠道中发言,而不愿在‘新浪微博’ 这种受官方严格监控和检查的地方发言

” 余杰认为,中国互联网平台上挑动民族主义及左派言论的狂热,应该引起知识界的警惕: “我非常理解贺卫方教授的顾虑和担忧,像现在(中国)微博这种新媒体上,民族主义、民粹主义还有毛主义等等的发言越来越多,而且有非常狂热的民粹主义的立场

这种立场我觉得跟上世纪三十年代,德国纳粹上台前很相近

他们陷入一种狂热、歇斯底里的侮辱和谩骂,没有办法与之心平气和、理性地讨论一些问题

所以,确实是浪费大量的时间、精力

” 中国法律学者贺卫方在宣布关闭新浪微博的网页上,还配发了一副陶渊明饮酒图,显示一种博主隐居守志、淡泊世事的意味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就此回复的帖文为“无言的结局”

有网友感叹,一个理性的声音离开了微博,认为“关了也好,用实际行动来代替语言”

另有毛左人士“欢呼”贺卫方逃离微博阵地

网名“北风”、目前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从事人权研究的温云超则认为,中国网络意见领袖人物的退出,可能更有利于中国草根阶层直接在微博中表达观点: “在中国微博中的一些公共知识分子,不得不选择闭嘴或离开微博,其实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们没有办法诚实地表达自己

来自于毛左人士的攻击,其实在微博诞生之日起一直存在

对于互联网微博来讲,如果能够去中心化,例如大V、精英们都离开然后更加扁平的话,其实更有利于草根言论的生长,这是因为草根言论已经跑在了‘共知’的前面

” 被“新浪网”认证加V的贺卫方微博帐号,截至周三有超过粉丝110万人,发博文共3279条

贺卫方教授表示,他对“脸书”或“推特”等更为简便的国际网络交流方式非常感兴趣,但由于上述网站在中国均遭到屏蔽,目前还无法尝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何平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联合国谴责中俄等38国迫害维权人士 抗议当局教育政策 湖南爆发警民冲突 高智晟获“沙赫巴兹·巴蒂自由奖” 翟岩民因穿“江天勇”T恤衫三度被传唤 人权组织联合国提交报告反驳中国政府 中国反性侵运动冲破网封大集结 P2P官商设局 小投资者血本无归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