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评论 | 姜维平特约评论 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姜维平) 2014-01-03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中共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

(网络资料) 王歧山履新中纪委书记时,海内外與论一片哗然,有人深感意外,有人猜测是基于他是经济专家,习近平为了调动总理李克强的积极性而刻意安排他让路,随后又有人提出薄熙来案件是胡温下了一半围棋的残局,而怀疑他打虎的决心和诚意,甚至海外某网还刊出他在美国的一栋豪宅,称其上山打虎不过是做秀,但时间过去了一年,至今已有19只大老虎落网,更大的“周老虎”已被拔了虎牙,大概人们已经形成了共识:这一届班子开局伊始,上山打虎的力度和广度都是史无前例的

所以,应当得出这样的结论:王歧山打老虎,动了真格的

谈及打虎的广度,是指过去很少涉及的中石油,中石化等央企高层的董事长蒋洁敏等人,也接二连三地被抓捕,多达31名,连湖南的贿选窝案也“一锅端”,这些不寻常的举动足以说明,当初做出人事安排时,习近平就知道一些央企管理层的贪腐程度,只有用王歧山这样内行的懂经济的人材,才能比较顺利地按照习的想法顺藤摸瓜,向央企的贪官亮剑,现在,一些后台很硬而且工作能力较强的人都纷纷被双规,已证明中纪委书记的人事任命是有远见的

但人们关注的热点仅限于此,就只触及了皮毛,我思考问题的方向是,假如不是周永康和薄熙来的惊人政变阴谋浮出台面,假如这些央企贪官不是他们的经济基础,上级会利剑指向他们吗

对此,读者自有怀疑的理由:陈同海当年的贪腐与死里逃生的经历,是不是没对这些大老虎起到震慑作用

无疑地,中国是世界上贪官最多的,也是反腐力度最强的国家,党内派别的斗争成了反腐倡廉的动力,往往贪官都是在新旧班子交替前后出笼的,不论是从村乡镇区,还是市,地委,省以及中央,莫不如此,由于干部体制依旧,每当官场变局,一些人感到危机临近之时,财产转移与家属先行就成了流行病,于是就出现了“裸官”现象,薄熙来案是一个尚未彻底查清的贪腐典型,所以,从基层到中央,从国内到海外,打老虎的林子遍及世界,实在太多太大,与其年复一年,届复一届地抓人再放人,放人再抓人,让老百姓在无望的期待里徘徊,不如痛下决心走出制度变革的第一步:党内派别斗争的合法化与公开化,可以制定一个民主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包容而全面地赦免以前所有的问题,再制定新的章法,要求各级官员必须执行,但前题条件是,某年某月将中共分为左右两派,展开公开竞选,媒体也相应形成两个互相揭短的阵营,而法官是不能有任何党派色彩的,全面地职业化,这样就有了司法独立和新闻自由,以后官员的腐败现象,就会大幅减少,自然,王歧山就没必要那么辛苦地打老虎了

从习近平“吃包子”和王歧山“打老虎”的举动,可以看出他们的良苦用心,是想用软硬两手救党安民,但老虎打得再多再大,只能博得一时的喝彩,只能震慑一部分人,但无法根治腐败的顽症,因为每个人的本性都是贪财还色的,有土壤就会冒出犯罪的毒芽,绝对的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这就是为什么四川政协主席李崇禧花9个小时在台上做廉洁报告,而掌声未落,自己也被抓的主要原因

实际上,中国历史上打虎有成绩的皇帝很多,朱元璋给贪官剥皮和剁成肉酱请同僚品尝的故事很多,80年代,我在辽宁大学历史系读书时,就听老师讲过,以此印证和比较王歧山的打虎故事就喜忧参半了,一方面应当肯定他的勇气和诚意,一方面我也感到焦虑,遗憾和迷惘

大概没有几个人象我这样深入骨髓地了解官场,我不仅在实际工作中结识许多各级官员,而且在监狱里也与其多有交流,贪官和批评贪腐的记者关在一起,最能达到思考的共同点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地克服人性的弱点,把人们贪腐的念头掐死在萌芽里,而不是一批接一批地把变质的好人送进牢房或刑场,因为即便是大贪官的判刑和坐牢都也殃及了无数的亲友,由此产生的仇恨和怨愤可能持续几代人,何况由于体制和媒体的不公正与不透明,很多证据的真实性可疑,因此,杀贪官和抓贪官,轰轰烈烈地打老虎,未必是好的社会环境的标志,最好是少出老虎或不出老虎,出了能及时抓住,而不是等到班子新老交替时算总帐

从目前王歧山打老虎不断推出升级版看,他们是要强力清理贪腐成风的官场,回到胡耀邦与赵紫阳搭档的年代,正巧近日《星岛日报》发表一篇文章谈及原大连市长崔荣汉与薄熙来的关系,使我油然忆及当年官场的旧闻,我到过崔荣汉,卞国胜和于学祥等很多大连地方官的家里做客,与其家人也有一些交往,总的感觉是,那时的官员大都是清官,求他们办事不难,更不涉金钱,但后来接班的薄熙来之流却是贪得无厌之徒,他的家人和亲友都以权谋私,徇私枉法,这里形成反差的主要原因在于胡赵的榜样作用,所谓上行下效,是也

现在,国内的高档餐馆等娱乐场所生意锐减,官员小心谨慎,就是立竿见影的明证

因此,有理由相信如今继续打下去,各级官场的老虎,苍蝇都会少,但中共官员是任期制的,等到5年或10年后怎么办,王歧山退休了,林子还是太大,还能滋生新的贪官吗

我的期待是,先打他几年,收到震慑效应,等形势稳定下来,再着力加强教育和引导,改变目前整个社会以财富衡量人生价值的风气,让官员深知生命的有限性:动辄成千上万元的贿款,进入私囊,对于不过百年的生命没有实质意义,积累不义之财,等于替别人保管炸弹,最终不能享受财富,只能毁了自己,但这样奉劝毕竟效果有限,还得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相信从政多年的习近平和王歧山,比我们更有切肤之痛,说不定他们当年下乡睡一铺炕时,就有过改革的志向,所以,与其坐等底层不满的烈火烧掉山林,不如在革命来临之前,主动走出历史性的一步,但愿在他第一个任期届满与下一个任期开始的时候,象他父亲习仲勋那样果决吧,建立一个政治特区,带动整个国家,稳妥而渐进地变革,用制度的笼子锁住大老虎,而不是亡羊补牢

2014年1月3日于多伦多大瀑布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1)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匿名游客 上行小效 should be 上行下效? 2014-01-07 13:59



作者:羊舌桓